毛泽东如何评价汉武帝:雄才大略

图片 5

毛泽东如何评价汉武帝:雄才大略

汉武帝统治时期,由于采取了中央集权、反击匈奴的措施,使得西汉王朝空前强盛,这充分展示了汉武帝敢于开拓进取的雄才大略,为我们华夏国家和民族的统一和强盛奠定了初步的基矗而在他之前的文景二帝,只知守成,“没有什么可称道的”。

图片 1毛泽东和新华社社长、《人民日报》总编辑吴冷西交谈

图片 2

  蒋介石曾吹嘘长江为天险,国民党的江防固若金汤。  

图片 1

在内政方面,汉武帝采取了一些措施,进一步限制诸侯王结党营私,严禁钦臣分附诸侯,内外勾结,使列侯的势力日益衰落。为加强皇权,强化了中央常备军,并录用人才,参与政事,以裁抑丞相的权力。

汉朝六大盛世之一:文景之治

  仅仅依靠木帆船,仅仅依靠“小米加步枪”,仅仅用葫芦和竹筒做成的“土救生圈”,那“固若金汤”的“天险”顷刻之间便土崩瓦解了!  

1957年6月13日毛泽东在同《人民日报》负责人吴冷西等人谈话时,评述了汉代几位皇帝。他认为广为史家赞誉的“文景二帝”实乃无名之辈,守旧之君,原因是跟在前人后面,“萧规曹随,偏于保守,没有创新。”倒是汉武帝雄才大略,开拓刘邦的业绩,晚年自知奢侈、黩武、方士之弊,下了罪己诏,不失为鼎盛之世。

汉武帝统治时期,由于采取了中央集权、反击匈奴的措施,使得西汉王朝空前强盛,这充分展示了汉武帝敢于开拓进取的雄才大略,为我们华夏国家和民族的统一和强盛奠定了初步的基矗而在他之前的文景二帝,只知守成,“没有什么可称道的”。

文景时期,重视“以德化民”,当时社会比较安定,使百姓富裕起来。到景帝后期时,国家的粮仓丰满起来了,府库里的大量铜钱多年不用,以至于穿钱的绳子烂了,散钱多得无法计算了。

  依据之二,毛泽东一九五六年四月二十五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作《论十大关系》讲话时,曾说:“解放战争时期,先是不准革命,说是如果打起内战,中华民族有毁灭的危险。仗打起来,对我们半信半疑。仗打胜了,又怀疑我们是铁托式的胜利。一九四九年、一九五○年对我们的压力很大。”其中,毛泽东所说的一九四九年“对我们的压力很大”,指的就是斯大林反对渡江。  

事实果然如毛泽东所预料的那样,百万雄师过长江后,解放南方就如同秋风扫落叶,而美国佬并没有出头干预。然而,他们并不甘心,后来终于在朝鲜半岛领教了中国人民的厉害,领教了毛泽东的厉害。

在军事方面,武帝派大将军卫青率军出击匈奴,收复了失地,又派大将军霍去病几次攻击匈奴,迫使其残部迁徙漠北,从此无力南下骚扰,又派张骞为使联系西域,沟通了西汉与西域各国各族间的经常联系。他还派使者和出兵,说服和平定了西南夷地区,使之成为汉的郡县。并因朝鲜王派兵袭杀汉辽东都尉,派兵分海陆两路攻入朝鲜。

当时人民承受这些现象的苦果,生活陷于水深火热,因此他们称所谓的“汉武盛世”,不过在文治学术方面尤为人称道,至于武功方面则通常同情于对人民财货与生命付出过度的损失与牺牲。

  李宗仁向蒋介石表示,南京眼看着保不住,他要求辞去“代行总统职务”。李宗仁说:“现在这种政出多门、一国三公的情形,谁也不能做事,我如何能领导?”蒋介石当即说:“你还是要做下去,不论你要怎样做,我总归支持你!”蒋介石和李宗仁商定两条:  

汉武帝统治时期,由于采取了中央集权、反击匈奴的措施,使得西汉王朝空前强盛,这充分展示了汉武帝敢于开拓进取的雄才大略,为我们华夏国家和民族的统一和强盛奠定了初步的基矗而在他之前的文景二帝,只知守成,“没有什么可称道的”。

汉武帝

总之,孝宣之治的出现是文景之治和汉武盛世的进一步发展,是中国历史上空前的一大盛世。
123下一页共 3 条

  据云,最初定下的渡江日期是四月十一日。因为长江汛期即将来临,晚了就不利于渡江作战。不过,国共谈判尚在进行,毛泽东还是把渡江日期推迟至四月二十日。又据传,斯大林曾劝阻过毛泽东不要过江。内中的依据之一是《司徒雷登日记》,一九四九年一月四日载,张治中向司徒雷登的私人顾问傅泾波说:“中共决心继续打下去,可并不是由于苏联的关系,盖苏联只劝告他们沿着长江停止进军。”  

毛泽东青年时代曾说过:吾人揽史时,恒赞战国之时、刘项相争之时、汉武与匈奴竞争之时,事态百变,人才辈出,令人喜读。雄才大略的毛泽东,为了国家民族的利益,为了革命的成功,更是敢于斗争,敢于开拓进龋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毅然从延安飞往重庆,应蒋介石之邀参加和平谈判。毛泽东明明知道这等于赴鸿门宴,而蒋介石却决不是当年的项羽,有所谓“妇人之仁”、“恻隐之心”;明明知道重庆军警遍地,特务横行,“杀人如草不闻声”,但他还是毅然去了。因为他知道他有全国人民的支持,有解放区强大的后盾,有雄心、有气魄、有胆量、有正气、也有智谋,才敢于闯龙潭、入虎穴,争取了主动权。真是敢打敢谈,挥洒自如,一个为了革命为了人民的大智大勇的形象,一下子就树立在全国人民面前。可以说,内战还未爆发,蒋介石的棋在开局时就已经注定输了。如果当年不去重庆,为毛泽东考虑自然是万全之策,不会像去重庆那样充满风险。不去,也完全有理由可说。但是对比一下,孰优孰劣,也就很清楚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光是指打仗,政治斗争同样如此。

事实果然如毛泽东所预料的那样,百万雄师过长江后,解放南方就如同秋风扫落叶,而美国佬并没有出头干预。然而,他们并不甘心,后来终于在朝鲜半岛领教了中国人民的厉害,领教了毛泽东的厉害。

汉文帝生活十分节俭,宫室内衣服没有增添,衣不曳地,车类也没有添,帷帐不施文绣,更下诏禁止郡国贡献奇珍异物。因此,国家的开支有所节制,贵族官僚不敢奢侈无度,从而减轻了人民的负担。

  依据之四,一九八四年十一月三日杨尚昆在和美国记者索尔兹伯里会谈时,就曾提及米高扬在一九四九年初秘密访问西柏坡,向毛泽东转达了斯大林的警告,劝阻解放军过江。但是,也有人以为斯大林未曾发出劝阻过江的警告,主要是在有关档案里查不到依据两种不同意见,可参看陈广相《对斯大林干预我军过江问题的探讨》,载《党研究资料》一九八九年第七、八期;余湛、张光佑《关于斯大林曾否劝阻我过长江的探讨》,载《党的文献》一九八九年第一期;向青《关于斯大林劝阻解放大军过江之我见》,载《党的文献》一九八九年第六期。不管怎么说,毛泽东坚决主张过江,这是毫无疑义的。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9月15日,美军在仁川登陆,战局逆转,10月1日美伪军不顾中国政府警告,大举越过三八线,妄图迅速并吞全朝鲜。形势十分危急。毛泽东10月上旬多次日夜召开政治局会议,说服有不同意见的同志,最后作出出兵朝鲜的决策。应该说,当时下决心出兵打这场战争,对于新生的人民共和国来说并不是没有风险的。新中国百废待兴,困难很大。毛泽东说,“我们确有困难,一些同志不主张出兵,我是理解的。但我们是个大国,不打过去,见死不救,总不行呀!”在出兵前,苏联人很是悲观失望,对中国领导人说:“看来,金日成只有在中国的东北组织流亡政府了!”周恩来说:“我们的毛主席会从战略上考虑这个问题的,朝鲜就在我们身边,美国人占了朝鲜,我们将永无宁日。看着美国人灭亡朝鲜,见死不救,这说不过去嘛!”据说,这句话传到斯大林那里,他感动得流了眼泪。

武帝16岁即位时,汉王朝经过汉初六七十年的休养生息,经过多年战乱残破凋敝的社会经济已逐步得到恢复和发展。由于平定了吴楚七国的叛乱,同姓诸侯王的割据势力已大为削弱。汉武帝在这样有利的历史条件下,为巩固统一的封建国家和加强中央集权统治,进行了一系列的努力。

汉武盛世时期,文学、史学、哲学、政治学、经济学、军事学等方面,在这一时期都有相当程度的发展。汉武帝身为雄才大略的政治家,他的时代所产生的政治思想与规划,在历史上留下了深刻的影响。

  就在国共和谈期间,一九四九年四月四日,毛泽东在为新华社所写的评论《南京政府向何处去?》,便已公开“正告南京政府”:时至今日,一切空话不必说了,还是做件切实的工作,借以立功自赎为好。免得再受蒋介石死党的气,免得永远被人民所唾弃。只有这一次机会了,不要失掉这个机会。人民解放军就要向江南进军了。这不是拿空话吓你们,无论你们签订接受八项条件的协定也好,不签这个协定也好,人民解放军总是要前进的。其实,周恩来在四月十五日晚对国民党代表团所说的那番话,也就是重申了毛泽东十天前对南京政府发出的警告。与往日的作战不同,向来讲究奇袭、出其不意的毛泽东,这一回把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渡江日子——四月二十日,早早地公开宣布了。这表明,毛泽东对于横渡长江,充满着百分之百的把握。  

毛泽东和新华社社长、《人民日报》总编辑吴冷西交谈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9月15日,美军在仁川登陆,战局逆转,10月1日美伪军不顾中国政府警告,大举越过三八线,妄图迅速并吞全朝鲜。形势十分危急。毛泽东10月上旬多次日夜召开政治局会议,说服有不同意见的同志,最后作出出兵朝鲜的决策。应该说,当时下决心出兵打这场战争,对于新生的人民共和国来说并不是没有风险的。新中国百废待兴,困难很大。毛泽东说,“我们确有困难,一些同志不主张出兵,我是理解的。但我们是个大国,不打过去,见死不救,总不行呀!”在出兵前,苏联人很是悲观失望,对中国领导人说:“看来,金日成只有在中国的东北组织流亡政府了!”周恩来说:“我们的毛主席会从战略上考虑这个问题的,朝鲜就在我们身边,美国人占了朝鲜,我们将永无宁日。看着美国人灭亡朝鲜,见死不救,这说不过去嘛!”据说,这句话传到斯大林那里,他感动得流了眼泪。

汉初,因多年战乱导致社会经济凋敝,汉廷推崇黄老治术,采取“轻徭薄赋”、“与民休息”的政策。

  毛泽东的兴致特别高,居然亲自执笔,为新华社写了新闻稿,题为《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横渡长江》:  

1949年初,中共中央进入北京一个多月,国民党政府的谈判代表在北京提出所谓建立“南北朝”问题,要求“划江而治”,解放军不要过长江。对于这个提法,毛泽东根本不予理睬。“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表达了“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决心”。当时作为“老大哥”的苏联方面派米高扬到北京来,也流露了这样的意向:“停止内战”,以长江为界与国民党南北分治,担心再打下去美国会卷入。他们的提议被毛泽东断然回绝了。敌人不投降,就要命令人民解放军奋勇前进,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一切敢于抵抗的国民党反动派,一定要解放全中国,保卫中国领土主权的完整。毛泽东又阐述了他的关于“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名言,举例说,我们攻打济南,已经进入青岛等地的美国第七舰队就没敢动。我们打天津,驻在塘沽的美国舰队没等我们打就逃跑了。请斯大林放心,如果他们和我们作战,我们会毫不客气地消灭他们。

相关资料

汉武盛世,使西汉帝国以其精神文化和物质文化的成就成为东方文明的骄傲。在这一时期,西汉进入鼎盛时期,也是中国封建时代的第一个鼎盛局面。在林立于世界的不同文化体系之中居于领先的地位。

  这次会议,是商讨“最后一仗的作战计划”。蒋介石强调,“天险”长江虽已被中共突围,但仍要坚守宁、沪、杭。  

汉武帝刘彻,是汉朝第六代皇帝,景帝之子,在位五十四年。

孝宣之治期间,政治清明、社会和谐、经济繁荣、四夷宾服。自此,汉朝国力达到了历史的顶峰。值得一提的是,汉宣帝执政期间,军事史取得重大进展。具体表现在:1.降服匈奴;2.控制西域;3.大破西羌。

  虽说国民党军队手中拿的不是“笤帚柄”,而是美式步枪、机枪,却是一支完全丧失战斗意志的军队。三月二十五日,蒋介石的“御林军”——首都警卫师师长王宴清在中共南京地下党员、《大公报》记者陆平等策动之下,率部倒戈,震惊了南京……渡江之战,是在四月二十日子夜开始的——完全是按照毛泽东公开宣布的时间进行。  

汉武帝是一个具有雄才大略的封建政治家,在统治期间,以汉族为主体的统一的多民族的封建国家得到了巩固和发展,在当时世界上是文明程度最高,最富强的一个大国。

春节始于太初改历,汉武帝改正朔。汉武帝时期,卫青、霍去病三次大规模出击匈奴,“漠南无王庭”。张骞出使西域,开辟丝绸之路。从此西域成为几大文明交汇之地,汉武帝被称为“冠于百王”。

  二、在军事上,由行政院院长何应钦兼国防部长,统一陆海空的指挥权力,参谋总长直接向国防部长负责。  

本文原载于《大地》2002年第十九期

文景二帝还重视农业,曾多次下令劝课农桑,根据户口比例设置三老、孝悌、力田若干人员,并给予他们赏赐,以鼓励农民生产。奖励努力耕作的农民,劝解百官关心农桑。每年春耕时,他们亲自下地耕作,给百姓做榜样。

  会议一结束,李宗仁便于当天傍晚飞回南京。这时,在南京已经可以听见枪声了!  

武帝还推行财政改革,实行盐铁官营和均输平准等经济统制措施,重视兴修水利,促进了财政状况的好转和农业生产的发展。

汉文帝二年、和十二年分别两次“除田租税之半”,文帝十三年,还全免田租。同时,对周边敌对国家也不轻易出兵,维持和平,以免耗损国力。这就是轻徭薄赋的政策。

  美国驻南京的大使馆也迅即电告美国政府:“由于要害地点守军的叛变、最高统帅部意见分歧和空军未能给以有效支持,共产党简直是可笑地一下子就渡过了长江。”蒋介石在溪口闻讯,于二十二日急飞杭州,把李宗仁、何应钦(孙科已于三月十二日辞去行政院院长之职,由何应钦继任)、白崇禧、汤恩伯、张群紧急召至杭州笕桥机场开会。  

1957年6月13日毛泽东在同《人民日报》负责人吴冷西等人谈话时,评述了汉代几位皇帝。他认为广为史家赞誉的“文景二帝”实乃无名之辈,守旧之君,原因是跟在前人后面,“萧规曹随,偏于保守,没有创新。”倒是汉武帝雄才大略,开拓刘邦的业绩,晚年自知奢侈、黩武、方士之弊,下了罪己诏,不失为鼎盛之世。

汉武帝时代,以汉族为主体的统一多民族国家得到空前的巩固,汉文化的主流形态基本形成,开启了中国文明富强的序幕。汉武帝时代的政治体制、经济形式和文化格局,对后世留下相当重要的历史影响。

  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一日,毛泽东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的身份,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联名发布了由他起草的《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奋勇前进,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歼灭中国境内一切敢于抵抗的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国人民,保卫中国领土主权的独立和完整。”“奋勇前进,逮捕一切怙恶不悛的战争罪犯。不管他们逃至何处,均须缉拿归案,依法惩办。特别注意缉拿匪首蒋介石。”《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一四五一页,人民出版社一九九一年版。不久之前,蒋介石下令通缉毛泽东。几曾何时,如今轮到毛泽东下令缉拿蒋介石了。尽管自一九四九年元旦起,国民党官方文件不再称共产党为“共匪”,此时毛泽东干干脆脆地称蒋介石为“匪首”。  

1949年初,中共中央进入北京一个多月,国民党政府的谈判代表在北京提出所谓建立“南北朝”问题,要求“划江而治”,解放军不要过长江。对于这个提法,毛泽东根本不予理睬。“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表达了“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决心”。当时作为“老大哥”的苏联方面派米高扬到北京来,也流露了这样的意向:“停止内战”,以长江为界与国民党南北分治,担心再打下去美国会卷入。他们的提议被毛泽东断然回绝了。敌人不投降,就要命令人民解放军奋勇前进,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一切敢于抵抗的国民党反动派,一定要解放全中国,保卫中国领土主权的完整。毛泽东又阐述了他的关于“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名言,举例说,我们攻打济南,已经进入青岛等地的美国第七舰队就没敢动。我们打天津,驻在塘沽的美国舰队没等我们打就逃跑了。请斯大林放心,如果他们和我们作战,我们会毫不客气地消灭他们。

孝宣之治,又称为孝宣中兴,是西汉宣帝刘询开创的盛世.

  毛泽东早在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三十日发表的《将革命进行到底》中,已经说得明明白白:“一九四九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向长江以南进军,将要获得比一九四八年更加伟大的胜利。”三大战役刚刚结束,中共中央便于一九四九年二月三日发出文件,“准备四月渡江”。如果可能,则“准备三月即行渡江”,“于三月或四月占领南京(这是最重要的)”《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十八册,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一九九一年版。  

1950年10月8日,毛泽东正式发布命令:“为了援助朝鲜人民的解放战争,反对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进攻,借以保卫朝鲜人民、中国人民及东方各国人民的利益,将东北边防军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迅即向朝鲜境内出动,协同朝鲜同志向侵略者作战并争取光荣的胜利。”10月19日黄昏,中国人民志愿军神不知鬼不觉地跨过鸭绿江,揭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1950年10月19日至1951年6月,志愿军协同人民军进行了五次大规模的反击战役,迫使敌人退到三八线以南,并接受了停战谈判。之后边打边谈,到1953年2月27日,曾经不可一世的美国终于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了字。朝鲜半岛重新出现了和平。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打破了美国不可战胜的神话,也充分证明毛泽东决策的无比正确,证明了毛泽东的敢于斗争的大无畏的气魄和胆量。如果换了一个偏于保守的领袖,其后果将不堪设想,很可能优柔寡断,贻误战机,让战火烧过鸭绿江再匆匆忙忙组织抵抗,即使胜利,那么东北不可避免将再次沦为战场,新中国所受的损失就不知要增加多少倍,朝鲜的独立和解放也就更加困难了。

汉朝六大盛世之二:汉武盛世

  [新华社长江前线二十二日二十二时电]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从一千余华里的战线上,冲破敌阵,横渡长江。西起九江(不含),东至江阴,均是人民解放军的渡江区域。二十日夜起,长江北岸人民解放军中路首先突破安庆、芜湖线,渡至繁昌、铜陵、青阳、荻港、鲁地区。二十四小时内即已渡过三十万人……  

毛泽东青年时代曾说过:吾人揽史时,恒赞战国之时、刘项相争之时、汉武与匈奴竞争之时,事态百变,人才辈出,令人喜读。雄才大略的毛泽东,为了国家民族的利益,为了革命的成功,更是敢于斗争,敢于开拓进龋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毅然从延安飞往重庆,应蒋介石之邀参加和平谈判。毛泽东明明知道这等于赴鸿门宴,而蒋介石却决不是当年的项羽,有所谓“妇人之仁”、“恻隐之心”;明明知道重庆军警遍地,特务横行,“杀人如草不闻声”,但他还是毅然去了。因为他知道他有全国人民的支持,有解放区强大的后盾,有雄心、有气魄、有胆量、有正气、也有智谋,才敢于闯龙潭、入虎穴,争取了主动权。真是敢打敢谈,挥洒自如,一个为了革命为了人民的大智大勇的形象,一下子就树立在全国人民面前。可以说,内战还未爆发,蒋介石的棋在开局时就已经注定输了。如果当年不去重庆,为毛泽东考虑自然是万全之策,不会像去重庆那样充满风险。不去,也完全有理由可说。但是对比一下,孰优孰劣,也就很清楚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光是指打仗,政治斗争同样如此。

汉宣帝承六世之基业,励精图治,开创了国力强盛、四夷宾服、经济繁荣、民生富庶的局面,故史家谓之为“孝宣之治”,西汉进入极盛期。后世语精明者,首推汉宣,彼其吏称民安,可为效矣。

  一、在政治上,宣布和谈破裂,政府今后唯有继续作战,党内不许再倡和谈;  

不过传统历史学家如司马迁、班固和司马光均认为,汉武帝力行中央集权、开疆拓土、独尊儒术、设罝五经博士等政策,虽然在历史留下不可磨灭的贡献,不过在位中期之后,由于武帝本人好大喜功、放纵享乐、荒诞迷信、残暴多疑、穷兵黩武等种种行为,造成西汉国力、社会经济、人口数量大幅衰退.

  依据之三,一九五七年四月十一日上午,毛泽东在与王方名等人谈话时说:“中国革命开始时很困难,陈独秀、王明、李立三、瞿秋白、张国焘等人跟着别人跑,使中国革命遭受到一个又一个的失败。直到一九四九年,我们眼看就要过长江的时候,还有人阻止,据说千万不能过长江,过了就会引起美国出兵,中国就可能出现南北朝(的局面)。”毛泽东又说:“我没有听他们的。我们过了长江。美国并没有出兵,中国也没有出现南北朝,如果听了他的话,中国倒真可能出现南北朝。历史证明,中国共产党人是正确的,而苏联领导人主张中国革命应当半途而废是一种右倾错误的观点。”  

随着生产日渐得到恢复并且迅速发展,出现了多年未有的稳定富裕的景象。人民的生活水平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提升,汉朝的物质基础亦大大增强,是中华文明迈入帝国时代后的第一个盛世。文景之治不仅是中国历史上经济文化飞速发展的一个伟大时代,同时也是为后来汉武帝征伐匈奴奠定了坚实物质基础的养精蓄锐时期。

  驻华美军司令魏德曼还有一句名言:“一支有战斗意志的军队,就是拿笤帚柄也能保卫长江。”《艾奇逊回忆录》,上海译文出版社一九七八年版。  

汉朝六大盛世之三:孝宣之治

图片 4

汉武帝创立年号同时也是中国第一个使用年号的皇帝。他登基之初,继续他父亲生前推行的养生息民政策,进一步削弱诸侯的势力,颁布大臣主父偃提出的推恩令,以法制来推动诸侯分封诸子为侯,使诸侯的封地不得不自我缩减。

同时他设立刺史,监察地方。在军队和经济上则加强中央集权,将冶铁、煮盐、酿酒等民间生意编成由中央管理,同时禁止诸侯国铸钱,使得财政权集于中央。他采用董仲舒的建议,“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为儒学成为封建正统地位地位铺平了道路。

图片 5

文景之治是指西汉汉文帝、汉景帝统治时期出现的治世。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