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学者论述饿死3000万谎言形成原因

永利游戏 6

印度学者论述饿死3000万谎言形成原因

从1953年到1958年,中国的人口死亡率由原来的20‰下降到12‰(而印度的人口死亡率只是在又过了四分之一个世纪以后才下降到中国1958年的水平)。由于实行了土地改革和建立了农业合作社,中国得以发起群众性的爱国卫生运动,消灭了传播传染病的害虫,并在农村地区建立起了基本的卫生制度。中国农村地区的死亡率在这个期间大大下降了,这是毫无争议的。在人民公社成立初期,广大农民全面地投入到农业基本建设的劳动中,在若干年的时间里,正常的农民家庭生活被打乱了。妇女大量参加劳动,加上大批壮劳力都投入到水利建设中,为此成立了公社食堂,小孩也交由托儿所管理。这样大规模的集体劳动导致1959年以后出生率大幅度下降。

与中国的巨大人口规模相比,上述估计的非正常死亡人数并不算多。这远不能满足西方各大学学者的需要,因为他们一贯反对社会化的农业生产方式。科尔和班尼斯特为他们提供了反对人民公社所需要的弹药。至于科尔和班尼斯特是如何得出了比最大可能数超出三倍的’饥荒死亡’人数,这不是这些学者所关心的。让我们进一步研究一下科尔和班尼斯特是如何得出’饿死3000万人’的结论的吧,我们发现这个数字是根据完全站不住脚的假设编造出来的,是完全没有科学根据的。

如题以前,我因为一次辩论,花了些时间去查询一下,如果有误,请大家指出,我更正一下。主要回答饥荒的问题。大都是近代,几百万的还有一些没有列又不是写论文,主要是因为以前的各个朝代的总人口不是很多,而且古代的信息和统计方面比较落后,有实据和确切数字的不多。几十万人的饥荒数不清,我简单列一下过千万的吧.古代平民阶级吃的怎样,写清楚也需要很长的字数,以后再说吧。1、1959-1961三年大饥荒死亡人数到现在为止一直没有公认的数据,目前看到各种出处的证据都缺少一些铁证,基本上都是部分或个例,各种计算方法也是千差万别,同时官方对这三年的资料抱着比较保守的态度,目前唯一知道的就是死人了,而且不会少于百万级别,但到底是多少,目前还是一个迷,下面给三种数字的出处。4000多万香港大学历史系教授冯客《毛泽东的大饥荒——1958~1962年的中国浩劫史》中提到非正常死亡人数的研究结论是4500万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廖盖隆在《炎黄春秋》杂志第2000年第3期发文,在大跃进期间,全国非正常死亡人数达4000万人(茆家升《曾希圣的功过是非要分清——读后》《南方周末》2003年7月10日)国防大学教授丛进:“据测算,中国的人口1959年是6.72亿人,1960年为6.62亿人,即减少了1000万人,1961年比1959年减少了1300万人。按照当时出生与死亡相抵后20‰的人口净增长率推算,正常情况下1961年总人口应比1959年增加2700人,两者相加,1959年至1961年的非正常死亡和减少出生人口数,在4000万人左右”(丛进:《曲折的岁月》第272页)3000多万,《墓碑》中说是3000多万,百度百科中的3860万是从金冲的《二十世纪中国史纲》书中引用,但这本书的数字来源是:仅两年的数字相加,不仅少增加2560万人,反而还减少了1300万人口。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是说3000多万四川省原政协主席廖伯康《历史长河里的一个漩涡——四川“萧李廖事件”回眸》说大饥荒四川”死了1000万人”。《炎黄春秋》杂志2007年第2期上发表的谢韬的《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中称:“三年大跃进,饿死了三千七百五十万人,成为古今中外最大的暴政。”国防大学辛子陵:“毛泽东实践的那一段共产主义,是人间地狱呀!”、“饿死37558000人”。(辛子陵:“走出两个误区2009年12月27日在朋友聚会时的讲话”)茅于轼:“发生饿死三千多万人的大饥荒,1959和1960两年和平时期死的人超过了八年抗战。这是中外古今历史上空前的,人为的大灾难。”(茅于轼:建国六十年的经验教训和对世界的贡献2000多万,薄一波《七十年回顾与思考》中没有说具体数字,但有一句话:“据中央有关部门汇总,到1959年4月初,山东,安徽,江苏,河南,湖南,甘肃,贵州,河北等15个省区“无饭吃”的人口达2517万。”前统计局局长李成瑞从统计数据中分析出非正常死亡人口2158万英国史学家菲力普·肖特写《毛泽东传》中说,当1959年和1960年有大约2000万人死于饥饿,少生了1500万个孩子,然后61年又饿死了500多万。美国的人口学家科尔在1984年出版的《从1952年到1982年中国人口的急剧变化》指出:中国在1958到1963年超线性死亡人口约为2700万。杰勒德.卡罗特认为三年中有2900万婴儿没有出生,2700万人过量死亡(彭尼.凯恩《1959—1961中国的大饥荒》美国汉学家费正清说:“1958年-1960年间的大跃进,这场国家的灾难,是直接由毛主席造成的。最后大约2000万到3000万人由于缺乏营养的灾荒而丧生”(费正清:《伟大的中国革命》第353页)复旦大学彭西哲教授估计1958-1962五年的非正常死亡人数为2300万。彭西哲:2300万人粉碎“四人帮”之后,叶剑英在一次讲话中沉痛地说:“‘文化大革命’,死了两千万人,整了上亿人,损失了8000多亿元人民币。”(见马立诚、凌志军着《交锋》第9页)中国在抗日战争中死亡1800万人。2、丁戊奇荒-1876年到1879年中国大饥荒历称据不完全统计,从1876年到1878年,遭受旱灾的州县,山东有222个,山西402个,直隶331个,共955个。而整个灾区受到旱灾及饥荒严重影响的灾民人数,估计在一亿六千万到二亿左右,约占当时全国人口的近一半;直接死于饥荒和瘟疫的人数在一千万人左右;从重灾区逃亡在外的灾民不少于二千万人。3、民国时间饿死过2亿左右我大概对下面这些数据做些考证,从相关书籍和统计中得出的人数有些不一致,但总体相差不大
1920-1921年华北四省区大饥荒:死1000多万人,灾民3000万。
1925年川黔湘鄂赣五省大饥荒,死亡人数不详。
1928-1930年北方八省大饥荒:死1300多万人。这是一次以旱为主,蝗、风、雪、雹、水、疫并发的巨灾,以陕西、甘肃为中心,遍及山西、绥远、河北、察哈尔、热河、河南八省,并波及鲁、苏、皖、鄂、湘、川、桂等省的一部或大部,灾情从1928年延续到1930年,造成的逃荒人流无法数计,倒毙在荒原上的饿殍大约1000万。陕西原有人口1300万,在三年大荒中,沦为饿殍、死于疫病的300多万人,流离失所者600多万,两者合计占全省人口的70%。难民估计达五千万左右。
1931年饥荒:长江1931-1949年发生水灾11次,其中1931年、1937年两次水灾死人都超过14万人,1931年灾民1亿人,水灾后因饥饿、瘟疫而死亡的人数达300万人;
1934年全国大旱灾,导致饥荒,饿死600万人。
1936年-1937年川甘大饥荒:成都盆地各县外都是灾区,受灾大约3700余万人。1936年至1937年四川大灾中饿死的人数,没有精确统计的数字,只能从当时的报纸上略知一二:四川万源县人口骤减三分之一。甘肃死人数目亦不详。
1941年广东大饥荒,死人数不详。
1942年中原大饥荒:仅河南一省就饿死300万人。1942年,“水旱蝗汤”四大灾害轮番袭击中原地区的110个县,1000万众的河南省,有300万人饿死,另有300万人西出潼关做流民,沿途饿死、病死、扒火车挤踩摔(天冷手僵从车顶上摔下来)轧而死者无数。妇女售价累跌至平时的十分之一,壮丁售价只及过去的三分之一。
1943年广东大饥荒,300万人冻饿而亡。
1945年东北及湖南、河南、江西、山东、浙江、福建、山西、广东、安徽、广西等省灾民达一千九百万人。
1946和1947南方大饥荒:两年间仅粤桂湘三省就饿死了1750万人。在湖南,1946年4-7月,饥荒遍及全省。饥民们始则挖草根、剥树皮为食,继以“观音土”充饥。截至8月,湖南饥荒祸及400万人,仅衡阳地区就饿死9万余人
根据美国驻华公使司徒雷登的说法,1949年以前,中国平均每年有300——700万人死于饥饿。民国时代估计总共饿死过2亿以上人口。过千以上的好象就这三个,几百万的,在以前的年代还有不少。除了中国,象萨赫勒地区特大旱灾、非洲90年代大饥荒、1845—1852年爱尔兰大饥荒、乌克兰大饥荒(具体人数在250万到480万)都在几百万左右。唯一能跟上面三大饥荒抗衡就是朝鲜1995-1998的大饥荒,最保守的估计是在200万左右,但贾斯珀.贝克尔估计97年朝鲜大饥荒的死亡人数将进1000万,不知道具体数字。

三年困难时期,已经成为一些人控诉和抹黑毛时代的共识,那就要问了,毛泽东知不知道全国的灾情,或者知道了又做了什么样的处理和安排?下面是毛的一次讲话,让我们看看这个大灾难是怎样发生的:。。。县、社宁可把家业统统赔进去,破产也要赔。因为我们剥夺了农民,这是马列主义完全不许可的。平调农民的劳动果实,比地主、资本家剥削还厉害,资本家还要花点代价,只是不等价,平调却什么都不给。一定要坚决退赔,各部门、各行各业平调的东西都要坚决退赔。赔到什么都没有,公社只要有几个人、几间茅屋能办公就行。不要怕公社没有东西,公社原来就没有东西,它不是白手起家的,是“黑手”起家的。所有县、社的工业,房屋,其他财产等,凡是平调来的,都要退赔,只有退赔光了,才能白手起家。县、社干部可能会不满意,但是只有这样,才能得到群众,得到农民满意,得到工农联盟的拥护和支持。

永利游戏 1

在1958年以后的三年,人口死亡率有所上升。但是,首先要搞清楚基本事实。在中国全国连续三年歉收,旱灾、涝灾、虫灾分别影响到全国的不同地区。粮食产量由1958年的2亿吨下降到1959年的1亿7000万吨,又下降到1960年的1亿4350万吨,1961年略微恢复到1亿4700万吨。也就是说,粮食产量减少了近三分之一,产量下降的幅度超过了印度在六十年代中期由于旱灾所引起的粮食危机。当时印度的粮食产量下降了约四分之一。

“三年困难时期”中国大陆人口死亡率分别是14.59‰、17.91‰。14.24‰,年均是15.58‰。,总计死亡人数3095.23万人,这个数字虽然比前三年的平均死亡率11.40‰;高出千分之四,即约多死了830万人,但与同期世界平均人口死亡率相比仍基本持平,即是说属于当时全世界的正常情况,而大大低于同期发展中国家20‰的死亡率。解放前民国时期的人口死亡率各年份都在25‰—33‰。之间,人均寿命不到35岁。如果以其最好的年份与新中国的“三年困难时期”相比,后者的人口死亡率还低10‰。按此计算三年间约少死1871.67万人。根据历史资料,在1928—1931年,也是三年时间,中国人口不仅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5309万,即由
47479万降到
42170万,下降幅度之大使人难以想到。而在1937年—1947年长达十年之间,中国人口又减少了2781万人。过来的人们都知道,在旧中国饿死人、冻死人完全是正常年景下一种司空见惯的事情。

三十年前,有人掀起了一场恶意诋毁毛泽东的运动,编造说在1958年至1961年中国的大跃进时期有2700万至3000万人在饥荒中饿死,造成了广泛的恶劣影响。这些恶意攻击的始作俑者,是北美的两个人口学家,AJ科尔(1982年发表的’1952-1982年中国人口的迅速变化’的作者)和朱第思班尼斯特。这两名人口学家得出了耸人听闻的结论,可是却没有人愿意花功夫去了解一下他们是采用怎样的十分可疑的研究方法得出这样的结论的。这些所谓’估计’后来又被阿马提亚森(译者注:印度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广泛宣传。森据此还发展了一套理论,说什么由于印度有民主自由特别是新闻自由,因而得以避免大饥荒,而由于中国缺乏新闻自由,整个世界当时根本不知道饥荒发生了,只是到了四分之一个世纪以后,依靠两个北美人口学家的辛勤努力,真相才大白于天下。

与这场统计’估计’的闹剧相比,我们几乎还从来没有见到过公认的学术准则和基本的学术诚实受到如此粗暴的践踏。而那些着名的知识分子,本来应当更加深思熟虑的,然而,他们却表现出最轻率的幼稚和不负责任,不做任何调查,便广为宣传这种纯属胡说八道的所谓’估计’,使这种’估计’成了所谓’历史事实’。在这样做的同时,他们也诽谤了并继续诽谤着毛泽东,一个伟大的革命者和爱国者。他们在无意中实践了戈培尔的名言:要说谎就要说弥天大谎;只要不厌其烦地重复,弥天大谎也能成为真理。

庐山会议后,估计今年是好年成。一以为有了郑州会议决议,有了上海会议十八条,“共产风”压下去了,对一个指头的问题作了解决;二以为反了右倾,鼓了干劲;三以为几个大办就解决问题了;四以为年成逢单不利逢双利。没有料到,一九六○年天灾更大了,人祸也来了。这人祸不是敌人造成的,而是我们自己造成的。今年一平二调比一九五八年厉害,一九五八年只有四五个月,今年是一整年。敌人破坏也增加了,大办也不灵了,“共产风”大刮了。问题最大、最突出的是大搞工业,县以上工业抽调了五千万劳动力。一九五七年是二千四百万,一九五八年是四千四百万,一九五九年和一九六○年又增加了六百万,合计比一九五七年增加二千六百万。当然,劳动力不完全都是从农村调来的,但是不管从哪里调来,总是影响农业生产的,比如吃粮就增加了嘛!

作者帕特奈克是印度着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本文最初于2011年6月26日在印度周刊《人民民主》上发表,后由美国《每月评论》网上杂志转载。作者称所谓毛时代大灾荒在当时世界上鲜为人知,其实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大饥荒根本就没有发生。那些反复引用饿死3000万人的所谓知识分子,自以为聪明,其实不过是大蠢若智罢了。

永利游戏 2

永利游戏,要纠正“共产风”,就要真兑现,不受整、不痛一下就得不到教训。苦一下、痛一下,这样才能懂得马克思主义的等价交换这个原则。一平二调是上面搞出来的,谁搞谁负责。退赔兑现了,干部作风才能转变。

在1958年以后的三年,人口死亡率有所上升。但是,首先要搞清楚基本事实。在中国全国连续三年歉收,旱灾、涝灾、虫灾分别影响到全国的不同地区。粮食产量由1958年的2亿吨下降到1959年的1亿7000万吨,又下降到1960年的1亿4350万吨,1961年略微恢复到1亿4700万吨。也就是说,粮食产量减少了近三分之一,产量下降的幅度超过了印度在六十年代中期由于旱灾所引起的粮食危机。当时印度的粮食产量下降了约四分之一。

任何人,特别是学者,在这个问题上都负有基本的责任,必须清楚明白地说明事物的本来面目。所谓’中国在饥荒中有2700万人死去’的说法给人们造成的印象是,有2700万活生生的人被饿死了。但是这些人实际上原本就没有出生,将本来就没有出生的人说成是死了便是歪曲事实。

二、几个大办又刮起了“共产风”,一说老风占的多,一说新风占的多,不管哪个多,总之是大刮,看起来只能中办、小办。

资本主义的新闻媒体自然乐于重复森对这两位人口学家的高度评价,从而不厌其烦地反复宣传所谓’饿死了3000万人’,以至于在读者头脑中这已经不是虚构而是成了历史事实。伦敦的《经济学家》杂志几年前出版过一期关于中国的专刊,其中有三篇文章反复声称当时饿死了3000万人,然而该杂志却拒绝发表笔者驳斥这一论调的致该杂志编辑部的信。2006年,斯拉沃伊齐泽克(译者注:原籍斯洛文尼亚的世界着名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在为新版的毛泽东着《实践论和矛盾论》英译本做序时,也重复了饿死3000万人的说法,似乎这已经是一个既成事实。

中国的粮食产量下降与人民公社的成立是同时发生的。于是那些本来就反对人民公社的学者们将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说是因为人民公社的成立导致了粮食减产。事实上,人们更有理由做出相反的论断。粮食减产是自然灾害造成的,无论有没有人民公社都是不可避免的,如果不是在人民公社下建立了平等的分配制度,粮食减产的影响会更加严重。不仅如此,如果不是靠集体劳动在人民公社期间修建了46000座大中型水库,中国在以后年份遇到旱灾的时候就会蒙受更大的损失。1965年,中国的粮食产量就恢复到了2亿吨。需要指出的是,即使在自然灾害最严重的1960年,中国的人均粮食产量仍然显着高于印度。

三、抽调了大批劳动力,县以上工业就调了几千万。

永利游戏 3

三十年前,有人掀起了一场恶意诋毁毛泽东的运动,编造说在1958年至1961年中国的大跃进时期有2700万至3000万人在饥荒中饿死,造成了广泛的恶劣影响。这些恶意攻击的始作俑者,是北美的两个人口学家,AJ科尔(1982年发表的’1952-1982年中国人口的迅速变化’的作者)和朱第思班尼斯特。这两名人口学家得出了耸人听闻的结论,可是却没有人愿意花功夫去了解一下他们是采用怎样的十分可疑的研究方法得出这样的结论的。这些所谓’估计’后来又被阿马提亚森(译者注:印度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广泛宣传。森据此还发展了一套理论,说什么由于印度有民主自由特别是新闻自由,因而得以避免大饥荒,而由于中国缺乏新闻自由,整个世界当时根本不知道饥荒发生了,只是到了四分之一个世纪以后,依靠两个北美人口学家的辛勤努力,真相才大白于天下。

冯小刚执导的电影《一九四二》,要的是票房,卖得是饥荒。演员已经落幕,坊间却是一地鸡毛。《一九四二》可以当传奇故事看,甚至嚼着爆米花嘻嘻哈哈的去欣赏,《一九五九》就不一样,有些人口沫横飞、义愤填膺的劲就上来了。反正没有详尽的历史资料,反正没有具体的死亡数字,三千万、五千万、一个亿,还不是信口就来,真是“人有多大胆,国有多大惨”!

永利游戏 4

资本主义的新闻媒体自然乐于重复森对这两位人口学家的高度评价,从而不厌其烦地反复宣传所谓’饿死了3000万人’,以至于在读者头脑中这已经不是虚构而是成了历史事实。伦敦的《经济学家》杂志几年前出版过一期关于中国的专刊,其中有三篇文章反复声称当时饿死了3000万人,然而该杂志却拒绝发表笔者驳斥这一论调的致该杂志编辑部的信。2006年,斯拉沃伊齐泽克(译者注:原籍斯洛文尼亚的世界着名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在为新版的毛泽东着《实践论和矛盾论》英译本做序时,也重复了饿死3000万人的说法,似乎这已经是一个既成事实。

据《1949—2001年全国主要人口数据》,中国大陆在1958—1961年的人口总数分别是
65346、66012、66207、66457万,1959—1961年的大陆人口从1958年的65346万增至1961年的66457万,三年增加了1111万人,年均增长率是5.46‰。这个增长率同目前计划生育政策下的增长幅度差不多少,但仍高于世界同期的人口增长率,尤其是大大高于解放前中国的人口增长率。

要论证中国在大跃进期间饿死了几千万人,通常有两种办法。第一种办法是将所谓’人口赤字’笼统地说成是饥荒造成的死亡。第二个办法是设法推算出实际上并没有发生的出生人数和死亡人数。先来看论证’饿死3000万人’的第一种办法。根据中国官方在1953年和1964年分别进行的人口普查所得出的人口数字,可以推断,如果中国人口按照在1958年以前的速度继续增长下去,那么在1959-1961年期间就会比实际人口水平累计多增加2700万人。这种’人口赤字’被当成是与饥荒死亡一回事。但是,这其中至少包括了1800万原本就没有出生的人。1958年至1961年,中国的人口出生率由29‰下降到18‰,因此而减少的出生人口被当作是饥荒死亡。中国人民是非常富有才华的,但是即使是中国人民也还没有学会未生即死的艺术。

但是这些额外出生的和额外死亡的5000万人仍然不能使人口学家们满意。他们根据五十年代初期中国人口死亡率下降的线性趋势,声称1958年以后死亡率本来应该继续快速下降,而凡是超出线性下降趋势的部分都是额外的’饥荒死亡’。这种线性趋势法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死亡率的波动必然是非线性的。死亡率不可能按照原来的速度继续快速下降,下降曲线会变得平缓,不可能下降到零。通过这种方法,科尔和班尼斯特最后得出结论,在1953年至1964年期间,中国累计额外死亡6000万人,比官方统计的死亡总数足足多了65%。

1959年至1961年不少地方水、旱灾害频繁发生,农业产量连续减产,1960年粮食产量减少到2870亿斤,比1957年少1030亿斤。这样就出现新中国历史上的“三年困难时期”。在1959年7月,华东地区长江发洪水。据灾害中心数据,
因为淹水和接下来歉收所带来的饥荒,洪水直接带来的死亡人数估计达两百万,而且别的地区也多少受到影响。在1960年,55%的耕地或多或少遭受到干旱或者其它恶劣天气,其中60%的耕地根本就没有降雨。大英百科全书1958年至1962年年鉴也报告了异常天气。这些天气包括香港在1959年六月的5天之中超过30英寸的总降水,这也代表了同期整个华南天气状况。所有这些因素导致1959年中国粮食产量较1958年下降15%,而1960年产量又在此基础上再下降15%,中国大陆地区的粮食、棉花产量跌落到相应1951年的水平。直到大跃进结束之后的1962年,粮食产量才开始回升。。。

任何人,特别是学者,在这个问题上都负有基本的责任,必须清楚明白地说明事物的本来面目。所谓’中国在饥荒中有2700万人死去’的说法给人们造成的印象是,有2700万活生生的人被饿死了。但是这些人实际上原本就没有出生,将本来就没有出生的人说成是死了便是歪曲事实。

如果一个人说3000万人死于饥荒,而当时居然没有人知道这场饥荒,包括当时在中国的外交官以及国外的中国观察家对于这件事居然都没有丝毫的察觉,那么这个人不是蠢到家了吗。与那些编造饿死3000万人的始作俑者相比,那些轻信这一说法而且还不加思考地反复重复这一说法的人,实在是更加愚蠢。

今后大办改成中办、小办。农村劳动力要好好组织,专业队砍掉百分之二。再把牲口问题好好研究一下。搞代食品是一条出路,再是从外国买粮,各省要尽可能搞一些外汇。要考虑到明年是不是还有天灾,天的事情我们管不了,不然明年又可能转不过来。(坚决退赔,刹住“共产风”
一九六○年十二月三十日)

3000万不是一个小数字。1846-1847年,100万人在英属爱尔兰因为饥荒而死去,当时全世界都知道这件事。1943-1944年,300万人在孟加拉大饥荒中饿死,这次饥荒是众所周知的。然而,据说3000万人在中国饿死了,而当时居然没有人知道饥荒发生了。为什么没有人知道,其实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大饥荒根本就没有发生。那些反复引用饿死3000万人的所谓知识分子,自以为聪明,其实不过是大蠢若智罢了。

一、“共产风”必须反,不能掠夺农民,这是马列主义不许可的。

从1953年到1958年,中国的人口死亡率由原来的20‰下降到12‰(而印度的人口死亡率只是在又过了四分之一个世纪以后才下降到中国1958年的水平)。由于实行了土地改革和建立了农业合作社,中国得以发起群众性的爱国卫生运动,消灭了传播传染病的害虫,并在农村地区建立起了基本的卫生制度。中国农村地区的死亡率在这个期间大大下降了,这是毫无争议的。在人民公社成立初期,广大农民全面地投入到农业基本建设的劳动中,在若干年的时间里,正常的农民家庭生活被打乱了。妇女大量参加劳动,加上大批壮劳力都投入到水利建设中,为此成立了公社食堂,小孩也交由托儿所管理。这样大规模的集体劳动导致1959年以后出生率大幅度下降。

饥荒不只是饿死人这么简单,饥荒致残,导致人口出生率无法提高都得考虑进去!假设死亡加创伤一共6000万人,每户人家算他有10个亲人,6亿中国人都能直接体会家人饿死的威胁!几乎所有的中国家庭都要经受死亡的考验,谁有这种体会和经历!

这样凭空制造出了6000万的额外死亡人数以后,两位人口学家便着手将这多死的几千万人分配到1953年至1964年间。他们又一次武断地决定将更大比例的死亡人口分配到大跃进期间。科尔将1960年的死亡率由官方的25.4‰调高到38.8‰,班尼斯特则更加大胆地调高到44.6‰。在采用了所有这些聪明的办法以后,终于得出结论,在大跃进期间一共’饿死了3000万人’。既然已经违反了一切逻辑准则,这些所谓学者不妨更加大胆一些,不妨将这多死的6000万人全部算到大跃进期间。既然可以得到一整头羊,何必只要一块羊肉?

现在这个时候不要讲九个指头与一个指头的问题。事实上有的地方的缺点、错误不是一个指头的问题,有的是两个指头,有的是三个指头。总之,把问题查清楚了,有多少,讲多少。有的同志提的,有右反右,有“左”反“左”,有什么反什么,有多少反多少,这几句话是好的。把问题弄清楚了,群众也清醒了,九个指头与一个指头的关系也就明白了。

永利游戏 5

一个有六、七亿人口的大国来说,就是在正常状况下三年死亡人数也要有二、三千万之多,例如处于正常年景的1962至1964年,据全国统计资料就死亡2322万人,那时可没有被右派们称为饿死人的记载吧!而在“三年困难时期”右派们为了达到夸大饿死人数的目的,竟然把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的正常死亡人口统统算作饿死的。这种手法岂不是太卑劣了吧!从全国统计资料看,三年困难时期虽然比50年代的其他年份人口死亡率升高,即多死了800万左右的人,但是若与解放前的正常年景相比却是少死了2000多万人,人均寿命提高了15岁左右,总人口增加了1.5亿之多,而这种变化只经过了十多年时间。难道说这不是历史的巨大进步吗?

1959年粮食减产,中国官方的人口死亡率由1958年的12‰上升到1959年的14.6‰。1960年,死亡率进一步上升到25.4‰,次年下降到14.2‰,1962年更进一步下降到10‰。显然,1960年是一个非正常的年份,与1958年的死亡率相比意味着1960年的非正常死亡人数为800万。需要指出的是,即使在1960年,所谓’饥荒’最严重的时候,中国的人口死亡率也与印度同年的人口死亡率相差无几。印度当年的人口死亡率为24.8‰,而这被认为是完全正常的,没有人对此大惊小怪。如果我们以中国在1958年所取得的非常低的12‰的人口死亡率为标准,那么在1959年至1961年期间,中国累计非正常死亡1150万人。这是对于可能发生的’饥荒死亡’可以做出的最大估计。然而,考虑到中国当时非常平等的分配方式,即使是这个估计也是令人生疑的。因为即使是在自然灾害最严重的时候,中国的人均粮食产量仍然显着超过印度的水平,而印度在六十年代中期的时候并没有发生普遍的饥荒。

这三条经验教训,是主要的。要承认这些经验教训,不然就改不了。新增加的二千六百万人不回去,怎么得了?压下去是有困难的,但一定要压下去

永利游戏 6

现在剩下一个问题,三年困难时期到底死了多少人?资料显示从1959年到1962年全中国的死亡人数总共才3095.23万,年均为1031.7万人,那你就可以算了,这其中有多少是非正常死亡的人数?!

要论证中国在大跃进期间饿死了几千万人,通常有两种办法。第一种办法是将所谓’人口赤字’笼统地说成是饥荒造成的死亡。第二个办法是设法推算出实际上并没有发生的出生人数和死亡人数。先来看论证’饿死3000万人’的第一种办法。根据中国官方在1953年和1964年分别进行的人口普查所得出的人口数字,可以推断,如果中国人口按照在1958年以前的速度继续增长下去,那么在1959-1961年期间就会比实际人口水平累计多增加2700万人。这种’人口赤字’被当成是与饥荒死亡一回事。但是,这其中至少包括了1800万原本就没有出生的人。1958年至1961年,中国的人口出生率由29‰下降到18‰,因此而减少的出生人口被当作是饥荒死亡。中国人民是非常富有才华的,但是即使是中国人民也还没有学会未生即死的艺术。

几十年来右派们反复不休地宣传他们所收集的“三年困难时期”某些地、县大批饿死人的材料,然而他们所谓某地饿死几十万、几百万人的数字有哪一个是根据统计而得出的?完全是一种虚夸和臆测。他们胡说全国“饿死3000万人”,而当时三年中全国总死亡人口才3000多万,如果按右派们的说法,岂不是就没有人口的正常死亡了吗?

在1982年的人口普查中,有一项包括100万调查对象的关于出生率的调查,覆盖面仅为中国人口的0.1%。根据这项调查,科尔和班尼斯特推断在1953年至1964年期间,实际出生的人要比官方纪录多出成百上千万。他们无视1953年的人口普查。根据那次人口普查,中国当时的人口出生率为37‰。1953年人口普查的样本要大得多,包括了5%的家庭,并且是专门为了收集关于出生和死亡的官方数据而设计的。

对于大跃进造成的困难和后果,毛主席认真对待了没有?看了上面的话,人们应该有所认识吧!但为什么现在还有这么多的人异口同声的要清算毛泽东,谁能说出个道道来吗?!说大跃进饿死3000万人?换句话说,当时中国总人口6亿左右,照这个死亡比例,起码也在百分之二十,如果饿死1亿,就是六分之一,而且这个人祸还集中在三年之内,那中国社会岂不是成了人间地狱,遍地是饿孚,处处有哀鸿了吗?

根据1982年的调查,科尔和班尼斯特推断,五十年代的人口出生率高达43-44‰。如此武断地采信根据许多年以后的回忆而得出的有关多年以前的高出生率,这是毫无道理的。我们知道,根据多年以后的回忆而做出的回答是不可能准确的。科尔和班尼斯特据此推断,在1953年至1964年期间,总共多出生了5000万人。然而,在他们看来,1964年的人口总数,6亿9400万人,却并没有因此而增加哪怕一人。也就是说,他们完全不采信官方的出生率和死亡率,却愿意采信官方的人口总数。这种机会主义的做法对于他们来说是完全必要的,因为他们据此就可以推论说,这多出生的5000万人在1953年至1964年期间全部死掉了。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