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天凯:南海仲裁案出于恶意 为滥用仲裁程序打开大门

图片 1

崔天凯:南海仲裁案出于恶意 为滥用仲裁程序打开大门

随着南海仲裁案裁决的临近,中国政府在国际上反击菲美等国混淆南海争议真相的舆论攻势也达到高潮。24日,外交部长王毅在出席上合组织塔什干外长会后会见记者时说,“在南海问题上,任何罔顾基本事实,执意按盟友划线,蓄意政治炒作的行径都不得人心,只会自毁信誉,终将无果而终。”同一天,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阿利莫夫就南海问题发表声明称,“我们坚决反对域外国家介入南海问题,反对南海问题国际化。”

摘要:
针对菲律宾南海仲裁庭作出的所谓裁决,今天,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华盛顿发表演讲,重申中国不接受、不承认的严正立场,并指出南海仲裁案出于恶意,为国际上滥用仲裁程序打开大门。他也说,期待美国作出符合时代要求的选择。
…#swf_YyG,#swf_YyG_wrapper{margin:0 auto;}美国中文网驻华盛顿记者
崔菡报道,针对菲律宾南海仲裁庭作出的所谓裁决,今天,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华盛顿发表演讲,重申中国不接受、不承认的严正立场,并指出南海仲裁案出于恶意,为国际上滥用仲裁程序打开大门。他也说,期待美国作出符合时代要求的选择。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今天在华盛顿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演讲中表示,中国坚决拒绝仲裁案,是维护自身利益,争议方谈判协商仍是唯一可行之道,外交努力不会被一页废纸挡住。崔天凯指出,南海仲裁案是出于恶意,把法律当做政治工具,为国际上滥用仲裁程序打开大门。对仲裁权越无知,是专业水平低下,如果明知故犯,就是道德操守有问题。这出闹剧同军事恐吓同时上演,是十足的“强权即公理”。他表示,中国坚决拒绝仲裁案,是维护自身利益,也是为坚持国际公正和国际法基本原则履行责任。今天针对中国的行为,明天就可能针对国际社区其他成员,因此中国必须站出来反对。中国的意志不会屈从于任何压力,也不会为了几句好评拿核心利益做交易。崔天凯指出,南海局势紧张加剧,大体始于所谓“转向亚洲”问世之时,南海航行自由从来没有问题,美国“航行自由行动”原本就是针对《海洋法公约》的反制行动。美国在南海集结大量军舰、军机、先进武器,将真正危及各国民用船只的航行自由。崔天凯说:“争议方谈判协商仍是唯一可行之道,外交努力不会被一页废纸挡住,也不会被航母吓住。南海领土争议不是中美之间的问题,南海不应被视为战略博弈之地。”他还表示,仲裁案将必然损害各国参与谈判协商的积极性,将会加剧矛盾甚至引起冲突。崔天凯表示,冷战思维解决不了当今世界的问题,美国如何看待世界、如何看待中国、如何看待中美关系,能否做出符合时代要求的选择,中国拭目以待。

摘要:
5月19日,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会见由美国《新闻周刊》资深作家布罗德、《芝加哥论坛报》副总编肯普夫、《洛杉矶时报》社论版副总编希利等组成的美国媒体代表团。刘振民:我们尊重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依据国际法在南海享有的航行与飞越自由。
… …
…  5月19日,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会见由美国《新闻周刊》资深作家布罗德、《芝加哥论坛报》副总编肯普夫、《洛杉矶时报》社论版副总编希利等组成的美国媒体代表团。外交部新闻图  2016年5月19日,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会见由美国《新闻周刊》资深作家布罗德、《芝加哥论坛报》副总编肯普夫、《洛杉矶时报》社论版副总编希利等组成的美国媒体代表团。刘振民副部长介绍了南海问题历史经纬、菲律宾提起南海仲裁案背景等情况,并就美南海“航行自由计划”、中方如何应对仲裁结果以及南海问题对中美关系的影响等回答提问。现编录如下:  刘振民:首先我代表中国外交部,欢迎美国各位媒体朋友来到中国。感谢中美基金交流会安排这次会面。今天下午我们专门就南海问题做一个交流。  我在外交部主管亚洲、边界与海洋事务以及条约法律事务。今年以来,我的很多时间都花在了南海问题上。针对南海问题,我经常与东盟国家的朋友在有关会上进行对话,也常与美国等域外国家的朋友沟通。  大家看到的很多关于南海问题的报道,实际上并不能代表国际主流看法。一些外国媒体,特别是西方媒体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要对当前的南海局势负很大责任。这实际上是一种误解,表明西方媒体对南海问题和东南亚地区的实际情况不够了解。  过去几个月,我在与东盟国家和域外国家的朋友交流和思考基础上,形成这么一个基本认识,那就是从地理大发现到殖民主义时期,从二战再到冷战结束,东南亚国家从未享受过真正意义上的和平。这其中又分为两个阶段。二战前,除泰国外,整个东南亚都被西方殖民主义者殖民化,二战时被日本侵占,直到二战结束后东南亚国家才获得普遍独立,却又在20多年的时间中饱受冷战影响。冷战结束前,美国在越南打了很多年仗,柬埔寨受到外部侵略和内部纷争影响,美国在菲律宾保持了强大的军事基地,前苏联也在越南南北统一后维持军事存在。  冷战结束后,东南亚发生了巨大变化,美国从菲律宾撤军,前苏联从越南撤军,柬埔寨冲突结束。自此至今,东南亚已享受了26年的和平,这为东南亚带来了稳定和繁荣,也推动了中国—东盟关系发展。中国1990年与印尼复交、与新加坡建交,1991年与文莱建交,实现了在东南亚的外交全覆盖。中国与东盟还建立了对话伙伴关系。今年,我们正在准备庆祝中国—东盟全面对话伙伴关系建立25周年。这25年中,中国已成为东盟的最大贸易伙伴和大多数东盟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东盟也成为了仅次于欧盟和美国的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达4000多亿美元。同时,中国也于2010年成为亚洲第一大、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这些发展成就可能引起了某些人的嫉妒。美国于2010年开始实行“亚太再平衡”战略,迄今已有6年时间。这6年对东南亚局势产生了深刻影响。就南海问题而言,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助长了部分东盟国家在南海问题上的冲动。特别是菲律宾2012年挑起黄岩岛事件、2013年1月单方面提起南海仲裁案。  事实上,当前西方媒体关注的中国岛礁建设是2013年年底才开始的。从时间上可以清晰看出,中国的岛礁建设是为应对地区局势的变化被迫进行的。中国不赞同有的媒体称中国岛礁建设引起了南海局势紧张。事实上,中国是最后一个在南海进行岛礁建设的国家,菲律宾等其他声索国的建设活动都在中国之前。当然,有一点不同之处在于,这几个国家是在非法侵占的中国岛礁上进行建设的,而中国是在自己的岛礁上进行建设的。美国和西方媒体称中国挑起了南海局势紧张,这是对中国的误解。  作为南海周边最大的国家,同时也是世界第一大货物贸易国,中国的生存高度依赖南海,南海是中国最主要的贸易通道。南海的和平与稳定、南海的航行与飞越自由对中国至关重要。事实上,中国比包括美国在内的任何国家都重视南海的和平与稳定。这一点任何人都不应怀疑。因此,中国为了自己发展,也当然会全力维护地区和平,并将对所有可能的威胁作出自己必要反应。  我先讲这么多,愿回答大家的任何问题。  一、美国《新闻周刊》:当前,针对美国在南海推行的“航行自由计划”,中国出动军舰军机作为回应。中国怎样看待这可能导致的潜在冲突?  刘振民:我们尊重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依据国际法在南海享有的航行与飞越自由。但最近,美国朋友的行动似乎超越了国际法意义上的“航行与飞越自由”。  根据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一国享有的航行与飞越自由包括两类,一是在另一国的领海领空内,一国行使航行与飞越自由要符合“无害通过”的标准,亦可能要经沿岸国批准,并应顾及该国的主权、安全和尊严;二是在领海之外,一国享有航行与飞越自由,但同样要顾及另一国的主权、安全和尊严。  美国的“航行自由计划”已进行了37年。中国在这方面的制度和态度,美国朋友是很清楚的。美国应该明确,自己只在南海一定海域范围内享有航行与飞越自由,但在南海行使航行与飞越自由时也应格外谨慎,不能侵犯中国和周边国家的领海和领空。  我刚才讲到,中国需要南海的和平与稳定,不希望与美军舰机发生摩擦,但美国不要挑衅。我们当然不希望2001年4月1日的撞机事件再次发生。世界在变,中美两国关系也在日益深化,美国应以更加友善的态度对待中国。大家应该都还记得,2013年习近平主席与奥巴马总统在美国安纳伯格庄园举行会晤,主题就是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习近平主席提出这个构想的背景就是要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再次出现。中国不会成为另一个前苏联。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有三个要素:第一是不冲突不对抗,第二是相互尊重,第三是互利共赢。据我们了解,美国朋友对第一点和第三点都很认同,唯独对第二点有些不情愿。我们尊重美国,当然也希望美国尊重中国。  中国有13亿人口,中国的发展符合13亿中国人的共同意愿。中美启动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三年来,双边关系越来越紧密,贸易和投资保持稳定增长,实现了互利共赢。中美之间的利益已经分不开了。同时,中美在解决气候变化、伊朗核等全球性问题时也已可以实现互利共赢,双方合作得很好。当前中美两国唯一有不同看法、有些摩擦的就是亚太问题。其实中美双方在亚太问题上的分歧也不大。中国尊重美国在亚太的存在,也希望美国尊重中国在亚太日益增长的作用。总体上,中国对中美关系发展的前景是很有信心的。  二、美国《新闻周刊》:中国在南海问题上有没有红线?如果有,在哪里?  刘振民:也可以说有红线也可以说没有红线。很多问题上,我们也跟美国提出过红线,比如说不要支持台独,要支持两岸统一。比如说在南海问题上,希望美国不要选边站队,就是说你不要支持你所谓的盟国来对付中国。所以现在在东南亚,在整个东亚,美国的军事同盟关系是一大问题。我想如果说有一个红线,那就是说我们希望美国不要侵犯中国主权,不要侵犯我们的安全。这两个问题上,中国人是不会妥协的,没有任何让步的余地,中国人为我们的独立,为我们摆脱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打了几十年仗,就是为了国家主权,维护国家安全。习近平主席跟奥巴马总统讲过,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个大国,中美可以在全球,在太平洋,在亚太很好地合作,美国没必要到中国的岸边,到中国的近海来挑衅中国。  三、英国《卫报》:请问中方对菲南海仲裁案裁决的态度?如何看待国际海洋法庭的管辖权问题?  刘振民:首先应明确的一点是,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仲裁庭不是国际法院或者常设仲裁法庭,而是由联合国海洋法法庭前庭长柳井俊二先生指定的5位仲裁员组成的临时仲裁庭。菲律宾表示其于2013年1月22日提起仲裁不是为了解决具体争议,而是请仲裁庭裁定关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解释和适用问题。由于中方对仲裁案持不接受、不参与立场,仲裁庭听取的是菲方一面之词,中方预测有关裁决结果很可能有利于菲方。  中方认为,该案并非出于善意,目的是为了使菲律宾非法主张合法化,并否定中国在南海的有关权利。相信媒体朋友们注意到,中国于2014年12月7日发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菲律宾共和国所提南海仲裁案管辖权问题的立场文件》,全面、系统地阐述了中国在仲裁案问题上的法律立场。我们的立场十分清楚,即仲裁庭对有关事项不具有管辖权。事实上,中菲之间在一系列双边文件中已就通过谈判协商解决南海争议达成共识,并于2002年同其他东盟国家共同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宣言》第四条明确规定,南海有关争议应由直接当事国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关于海洋划界问题,中国政府已于2006年依据《公约》第298条作出声明,将其排除适用《公约》项下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  中方认同《公约》的有关争端解决程序,但菲提起仲裁案以及仲裁庭确立管辖权明显违反了《公约》。菲南海仲裁案完全是一方羞辱另一方的政治操弄,将成为国际法历史上臭名昭著的案件。既然菲律宾承认中菲争议的存在,而菲仲裁案不为解决争议,那么中国为何要参与仲裁案,为何要遵守所谓的“裁决”?相信裁决出台后,菲律宾、美国等将大肆宣传裁决结果具有约束力,要求中国遵守。中国也将明确阐明不承认和不接受裁决的立场,讲清楚为什么裁决结果不具有约束力。  中国将坚定不移地通过谈判协商解决中菲南海争议,希望菲下届政府在仲裁案问题上能找到新思路。仲裁之路走不通,菲律宾从仲裁案中得不到任何利益,相反只会损害中菲关系。同时,中国不理解美国在仲裁案问题上的利益所在,不理解美在背后积极推动仲裁案的动机为何。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仲裁案背后暗藏的玄机和阴谋也将昭然于世。总而言之,菲仲裁案是“不诚实”和“非善意”的,中国不接受、不参与,更不会承认所谓的“裁决”。  四、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如果中美之间在南海问题上的分歧得不到解决,会否影响中美在其他领域内的互动?  刘振民:实际上,中美之间在南海问题上没有重大利益冲突,彼此也不希望发生摩擦。虽然美近来炮制“航行和飞越自由”问题,支持菲仲裁案,帮助菲律宾提升军事武装能力以对抗中国,但我们感觉美国政府对自己在南海的利益还是有清楚认识的。美国希望借南海问题在军事上重返亚太,但事实上有关目标已经实现,没必要与东南亚任何国家发生军事冲突。问题的关键是美国政府应该认识到时代在变,中美之间、中国和东南亚国家之间的合作利益远大于战争利益。中国不希望发生战争,也反对美国来到东亚地区挑起任何冲突。当然,如果再发生类似越南战争和朝鲜半岛战争的事件,中方也不得不采取积极防卫措施。  我们认为,这种情况不会发生。一些本地区和美西方媒体对东南亚局势的报道存在偏差。美国与有关国家的联合军演、联合巡航都不可能对中国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包围圈,30年前形成不了,30年后更不可能实现。中国崛起的势头是任何人都无法阻挡的。我愿同各位分享一个基本事实,中国经济增长最快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50%,现在也保持在30%,同样美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份额也很大。世界各国均不希望中美之间发生摩擦,因为如果中、美经济受到影响,整个世界经济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不知美国内是否有人希望到东亚地区打一仗,但从东北亚到东南亚甚至包括菲律宾在内的全体地区国家都是不希望发生战争的。我们希望美国政府和军队能与东亚国家一起共同珍惜地区和平与稳定。  坦率地说,当前美国内对亚太地区存在不同声音,政治局势难以捉摸,这是我们所担心的。美国内应统一认识,积极同中国构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以实现在亚太地区的良性互动,这符合中美双方和整个地区的利益。  五、美国《芝加哥论坛报》:仲裁庭作出最终裁决后,中国会不会接受和承认裁决。中国认为南海局势下步走向如何?  刘振民:中国不会执行裁决,裁决也不会有任何影响。国际社会没有“警察”机构,仲裁是要靠国家尊重和执行的。这也是国际法的本质,国际法需要各主权国家尊重。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从程序问题到实体问题都不符合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法。仲裁庭作出最终裁决后,南海问题依然会像现在一样存在,就连美国也解决不了。因为美国没有这样的能力,更没有这样的权力。那我们该怎么办呢?南海问题最终还是要靠中国和东盟国家通过谈判协商解决。  实际上,美国这么关心南海仲裁案是有点多管闲事了。中国和东盟国家有解决南海问题的渠道。这个渠道就是2002年中国和东盟国家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其后还建立了落实《宣言》磋商机制。此外,中国同越南经过多年谈判于2001年划定了北部湾海洋界限,之后又谈了10年,于2011签署了关于解决中越海上问题基本原则协议。中越之间的谈判还在进行,包括探讨海洋划界问题、低敏感领域合作等。同时,中国同马来西亚、同文莱都有类似的沟通机制。  事实上,在菲律宾现政府单方面提起南海仲裁案之前,中菲之间也有很多对话机制和信任措施。不知大家是否了解,在菲律宾上届政府时期,中菲越三国还曾签署关于在南海部分海域开展海洋地震工作的协议。但由于菲律宾政权更替,有关合作未能继续。因此,中国与菲律宾之间有谈判协商解决南海问题的基础。但这个基础一定是要建立在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法之上,但不是仲裁。未来,中菲在南海的合作还要看菲律宾新政府的态度。如果菲律宾新政府采取正确的态度,南海的合作还会继续下去。  当前世界上还有很多海洋争端尚未解决,南海不是仅存的争议。中国和东盟国家应充分认识到南海问题的复杂性和长期性,应有信心、有耐心通过谈判协商解决南海问题。在争议最终解决前,中国和东盟国家应积极开展海上务实合作,通过合作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稳定,确保南海航行与飞越自由不受影响。同时,我们希望包括美国在内的域外国家,同中国和东盟国家相向而行,支持加强地区合作,而不是相反。(来源:外交部网站)

图片 1
5月19日,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会见由美国《新闻周刊》资深作家布罗德、《芝加哥论坛报》副总编肯普夫、《洛杉矶时报》社论版副总编希利等组成的美国媒体代表团。外交部新闻图

24日,中国外交部网站公布了本月19日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会见美国媒体代表团、介绍南海问题的答问内容。在回答美国《新闻周刊》记者关于“中国在南海问题上有没有红线”的问题时,刘振民表示,在南海问题上,我们的红线就是“希望美国不要选边站队,就是说你不要支持你所谓的盟国来对付中国”。谈到菲律宾推动的南海仲裁案,他说,这“完全是一方羞辱另一方的政治操弄,将成为国际法历史上臭名昭着的案件”,“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仲裁案背后暗藏的玄机和阴谋也将昭然于世。”

  编者注:2016年5月19日,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会见由美国《新闻周刊》资深作家布罗德、《芝加哥论坛报》副总编肯普夫、《洛杉矶时报》社论版副总编希利等组成的美国媒体代表团。刘振民副部长介绍了南海问题历史经纬、菲律宾提起南海仲裁案背景等情况,并就美南海“航行自由计划”、中方如何应对仲裁结果以及南海问题对中美关系的影响等回答提问。现编录如下:

近日,多名中国驻外大使也纷纷出手,在国际上进行“南海维权”。驻英国大使刘晓明继在《金融时报》发表《谁在制造南海紧张局势?》后,又在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发表题为《中国是维护南海和平稳定的中坚力量》的主旨演讲。中国驻马尔代夫大使王福康在该国主流媒体“太阳在线”上发表《所谓“南海仲裁案”的真相》,中国驻罗马尼亚大使徐飞洪在罗大报《真理报》上发表《你是否了解中国南海》,中国驻阿联酋大使常华在《海湾时报》发表署名文章《菲律宾南海仲裁案违反国际法理》,等等。

  刘振民:首先我代表中国外交部,欢迎美国各位媒体朋友来到中国。感谢中美基金交流会安排这次会面。今天下午我们专门就南海问题做一个交流。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称,几十年来,美国保护东亚利益的办法就是缔结一系列的双边关系。如今美国的这些朋友们直接联合作战。首先是“三角关系”,比如去年以来,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在海上安全方面开展高层谈话,其次是“双边交易”,如印度给越南贷款1亿美元购买巡航船,日本租借侦察机给菲律宾。“但中国似乎并没有让步的迹象。”专家称接下来几周“将是非常关键的时间点”。面对海牙仲裁庭的裁决,如果中国立场强硬,那么一个对抗中国的“四国组合”可能会形成。

  我在外交部主管亚洲、边界与海洋事务以及条约法律事务。今年以来,我的很多时间都花在了南海问题上。针对南海问题,我经常与东盟国家的朋友在有关会上进行对话,也常与美国等域外国家的朋友沟通。

“国际仲裁带来的麻烦远比办法多,它只会加剧地缘政治紧张度”,美国马里兰大学教授肖特对澳媒称,“中美之间的冲突本可以得到妥善管理,因为双方的全球目标和经济利益有较大重叠面。而现在人们最大的恐惧是担心南海争端的局部小事件失控,继而演变成一场有多国卷入的战争的导火索。”

  大家看到的很多关于南海问题的报道,实际上并不能代表国际主流看法。一些外国媒体,特别是西方媒体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要对当前的南海局势负很大责任。这实际上是一种误解,表明西方媒体对南海问题和东南亚地区的实际情况不够了解。

  过去几个月,我在与东盟国家和域外国家的朋友交流和思考基础上,形成这么一个基本认识,那就是从地理大发现到殖民主义时期,从二战再到冷战结束,东南亚国家从未享受过真正意义上的和平。这其中又分为两个阶段。二战前,除泰国外,整个东南亚都被西方殖民主义者殖民化,二战时被日本侵占,直到二战结束后东南亚国家才获得普遍独立,却又在20多年的时间中饱受冷战影响。冷战结束前,美国在越南打了很多年仗,柬埔寨受到外部侵略和内部纷争影响,美国在菲律宾保持了强大的军事基地,前苏联也在越南南北统一后维持军事存在。

  冷战结束后,东南亚发生了巨大变化,美国从菲律宾撤军,前苏联从越南撤军,柬埔寨冲突结束。自此至今,东南亚已享受了26年的和平,这为东南亚带来了稳定和繁荣,也推动了中国—东盟关系发展。中国1990年与印尼复交、与新加坡建交,1991年与文莱建交,实现了在东南亚的外交全覆盖。中国与东盟还建立了对话伙伴关系。今年,我们正在准备庆祝中国—东盟全面对话伙伴关系建立25周年。这25年中,中国已成为东盟的最大贸易伙伴和大多数东盟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东盟也成为了仅次于欧盟和美国的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双边贸易额达4000多亿美元。同时,中国也于2010年成为亚洲第一大、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这些发展成就可能引起了某些人的嫉妒。美国于2010年开始实行“亚太再平衡”战略,迄今已有6年时间。这6年对东南亚局势产生了深刻影响。就南海问题而言,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助长了部分东盟国家在南海问题上的冲动。特别是菲律宾2012年挑起黄岩岛事件、2013年1月单方面提起南海仲裁案。

  事实上,当前西方媒体关注的中国岛礁建设是2013年年底才开始的。从时间上可以清晰看出,中国的岛礁建设是为应对地区局势的变化被迫进行的。中国不赞同有的媒体称中国岛礁建设引起了南海局势紧张。事实上,中国是最后一个在南海进行岛礁建设的国家,菲律宾等其他声索国的建设活动都在中国之前。当然,有一点不同之处在于,这几个国家是在非法侵占的中国岛礁上进行建设的,而中国是在自己的岛礁上进行建设的。美国和西方媒体称中国挑起了南海局势紧张,这是对中国的误解。

  作为南海周边最大的国家,同时也是世界第一大货物贸易国,中国的生存高度依赖南海,南海是中国最主要的贸易通道。南海的和平与稳定、南海的航行与飞越自由对中国至关重要。事实上,中国比包括美国在内的任何国家都重视南海的和平与稳定。这一点任何人都不应怀疑。因此,中国为了自己发展,也当然会全力维护地区和平,并将对所有可能的威胁作出自己必要反应。

  我先讲这么多,愿回答大家的任何问题。

  一、美国《新闻周刊》:当前,针对美国在南海推行的“航行自由计划”,中国出动军舰军机作为回应。中国怎样看待这可能导致的潜在冲突?

  刘振民:我们尊重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依据国际法在南海享有的航行与飞越自由。但最近,美国朋友的行动似乎超越了国际法意义上的“航行与飞越自由”。

  根据包括《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在内的国际法,一国享有的航行与飞越自由包括两类,一是在另一国的领海领空内,一国行使航行与飞越自由要符合“无害通过”的标准,亦可能要经沿岸国批准,并应顾及该国的主权、安全和尊严;二是在领海之外,一国享有航行与飞越自由,但同样要顾及另一国的主权、安全和尊严。

  美国的“航行自由计划”已进行了37年。中国在这方面的制度和态度,美国朋友是很清楚的。美国应该明确,自己只在南海一定海域范围内享有航行与飞越自由,但在南海行使航行与飞越自由时也应格外谨慎,不能侵犯中国和周边国家的领海和领空。

  我刚才讲到,中国需要南海的和平与稳定,不希望与美军舰机发生摩擦,但美国不要挑衅。我们当然不希望2001年4月1日的撞机事件再次发生。世界在变,中美两国关系也在日益深化,美国应以更加友善的态度对待中国。大家应该都还记得,2013年习近平主席与奥巴马总统在美国安纳伯格庄园举行会晤,主题就是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习近平主席提出这个构想的背景就是要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再次出现。中国不会成为另一个前苏联。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有三个要素:第一是不冲突不对抗,第二是相互尊重,第三是互利共赢。据我们了解,美国朋友对第一点和第三点都很认同,唯独对第二点有些不情愿。我们尊重美国,当然也希望美国尊重中国。

  中国有13亿人口,中国的发展符合13亿中国人的共同意愿。中美启动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三年来,双边关系越来越紧密,贸易和投资保持稳定增长,实现了互利共赢。中美之间的利益已经分不开了。同时,中美在解决气候变化、伊朗核等全球性问题时也已可以实现互利共赢,双方合作得很好。当前中美两国唯一有不同看法、有些摩擦的就是亚太问题。其实中美双方在亚太问题上的分歧也不大。中国尊重美国在亚太的存在,也希望美国尊重中国在亚太日益增长的作用。总体上,中国对中美关系发展的前景是很有信心的。

  二、美国《新闻周刊》:中国在南海问题上有没有红线?如果有,在哪里?

  刘振民:也可以说有红线也可以说没有红线。很多问题上,我们也跟美国提出过红线,比如说不要支持台独,要支持两岸统一。比如说在南海问题上,希望美国不要选边站队,就是说你不要支持你所谓的盟国来对付中国。所以现在在东南亚,在整个东亚,美国的军事同盟关系是一大问题。我想如果说有一个红线,那就是说我们希望美国不要侵犯中国主权,不要侵犯我们的安全。这两个问题上,中国人是不会妥协的,没有任何让步的余地,中国人为我们的独立,为我们摆脱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打了几十年仗,就是为了国家主权,维护国家安全。习近平主席跟奥巴马总统讲过,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中美两个大国,中美可以在全球,在太平洋,在亚太很好地合作,美国没必要到中国的岸边,到中国的近海来挑衅中国。

  三、英国《卫报》:请问中方对菲南海仲裁案裁决的态度?如何看待国际海洋法庭的管辖权问题?

  刘振民:首先应明确的一点是,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仲裁庭不是国际法院或者常设仲裁法庭,而是由联合国海洋法法庭前庭长柳井俊二先生指定的5位仲裁员组成的临时仲裁庭。菲律宾表示其于2013年1月22日提起仲裁不是为了解决具体争议,而是请仲裁庭裁定关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解释和适用问题。由于中方对仲裁案持不接受、不参与立场,仲裁庭听取的是菲方一面之词,中方预测有关裁决结果很可能有利于菲方。

  中方认为,该案并非出于善意,目的是为了使菲律宾非法主张合法化,并否定中国在南海的有关权利。相信媒体朋友们注意到,中国于2014年12月7日发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关于菲律宾共和国所提南海仲裁案管辖权问题的立场文件》,全面、系统地阐述了中国在仲裁案问题上的法律立场。我们的立场十分清楚,即仲裁庭对有关事项不具有管辖权。事实上,中菲之间在一系列双边文件中已就通过谈判协商解决南海争议达成共识,并于2002年同其他东盟国家共同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宣言》第四条明确规定,南海有关争议应由直接当事国通过谈判协商和平解决。关于海洋划界问题,中国政府已于2006年依据《公约》第298条作出声明,将其排除适用《公约》项下的强制争端解决程序。

  中方认同《公约》的有关争端解决程序,但菲提起仲裁案以及仲裁庭确立管辖权明显违反了《公约》。菲南海仲裁案完全是一方羞辱另一方的政治操弄,将成为国际法历史上臭名昭著的案件。既然菲律宾承认中菲争议的存在,而菲仲裁案不为解决争议,那么中国为何要参与仲裁案,为何要遵守所谓的“裁决”?相信裁决出台后,菲律宾、美国等将大肆宣传裁决结果具有约束力,要求中国遵守。中国也将明确阐明不承认和不接受裁决的立场,讲清楚为什么裁决结果不具有约束力。

  中国将坚定不移地通过谈判协商解决中菲南海争议,希望菲下届政府在仲裁案问题上能找到新思路。仲裁之路走不通,菲律宾从仲裁案中得不到任何利益,相反只会损害中菲关系。同时,中国不理解美国在仲裁案问题上的利益所在,不理解美在背后积极推动仲裁案的动机为何。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仲裁案背后暗藏的玄机和阴谋也将昭然于世。总而言之,菲仲裁案是“不诚实”和“非善意”的,中国不接受、不参与,更不会承认所谓的“裁决”。

  四、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如果中美之间在南海问题上的分歧得不到解决,会否影响中美在其他领域内的互动?

  刘振民:实际上,中美之间在南海问题上没有重大利益冲突,彼此也不希望发生摩擦。虽然美近来炮制“航行和飞越自由”问题,支持菲仲裁案,帮助菲律宾提升军事武装能力以对抗中国,但我们感觉美国政府对自己在南海的利益还是有清楚认识的。美国希望借南海问题在军事上重返亚太,但事实上有关目标已经实现,没必要与东南亚任何国家发生军事冲突。问题的关键是美国政府应该认识到时代在变,中美之间、中国和东南亚国家之间的合作利益远大于战争利益。中国不希望发生战争,也反对美国来到东亚地区挑起任何冲突。当然,如果再发生类似越南战争和朝鲜半岛战争的事件,中方也不得不采取积极防卫措施。

  我们认为,这种情况不会发生。一些本地区和美西方媒体对东南亚局势的报道存在偏差。美国与有关国家的联合军演、联合巡航都不可能对中国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包围圈,30年前形成不了,30年后更不可能实现。中国崛起的势头是任何人都无法阻挡的。我愿同各位分享一个基本事实,中国经济增长最快时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50%,现在也保持在30%,同样美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份额也很大。世界各国均不希望中美之间发生摩擦,因为如果中、美经济受到影响,整个世界经济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不知美国内是否有人希望到东亚地区打一仗,但从东北亚到东南亚甚至包括菲律宾在内的全体地区国家都是不希望发生战争的。我们希望美国政府和军队能与东亚国家一起共同珍惜地区和平与稳定。

  坦率地说,当前美国内对亚太地区存在不同声音,政治局势难以捉摸,这是我们所担心的。美国内应统一认识,积极同中国构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以实现在亚太地区的良性互动,这符合中美双方和整个地区的利益。

  五、美国《芝加哥论坛报》:仲裁庭作出最终裁决后,中国会不会接受和承认裁决。中国认为南海局势下步走向如何?

  刘振民:中国不会执行裁决,裁决也不会有任何影响。国际社会没有“警察”机构,仲裁是要靠国家尊重和执行的。这也是国际法的本质,国际法需要各主权国家尊重。

  菲律宾南海仲裁案从程序问题到实体问题都不符合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法。仲裁庭作出最终裁决后,南海问题依然会像现在一样存在,就连美国也解决不了。因为美国没有这样的能力,更没有这样的权力。那我们该怎么办呢?南海问题最终还是要靠中国和东盟国家通过谈判协商解决。

  实际上,美国这么关心南海仲裁案是有点多管闲事了。中国和东盟国家有解决南海问题的渠道。这个渠道就是2002年中国和东盟国家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其后还建立了落实《宣言》磋商机制。此外,中国同越南经过多年谈判于2001年划定了北部湾海洋界限,之后又谈了10年,于2011签署了关于解决中越海上问题基本原则协议。中越之间的谈判还在进行,包括探讨海洋划界问题、低敏感领域合作等。同时,中国同马来西亚、同文莱都有类似的沟通机制。

  事实上,在菲律宾现政府单方面提起南海仲裁案之前,中菲之间也有很多对话机制和信任措施。不知大家是否了解,在菲律宾上届政府时期,中菲越三国还曾签署关于在南海部分海域开展海洋地震工作的协议。但由于菲律宾政权更替,有关合作未能继续。因此,中国与菲律宾之间有谈判协商解决南海问题的基础。但这个基础一定是要建立在包括《公约》在内的国际法之上,但不是仲裁。未来,中菲在南海的合作还要看菲律宾新政府的态度。如果菲律宾新政府采取正确的态度,南海的合作还会继续下去。

  当前世界上还有很多海洋争端尚未解决,南海不是仅存的争议。中国和东盟国家应充分认识到南海问题的复杂性和长期性,应有信心、有耐心通过谈判协商解决南海问题。在争议最终解决前,中国和东盟国家应积极开展海上务实合作,通过合作维护南海地区的和平稳定,确保南海航行与飞越自由不受影响。同时,我们希望包括美国在内的域外国家,同中国和东盟国家相向而行,支持加强地区合作,而不是相反。

 

  推荐阅读:俄霸气出手,普京再次给中国上了一课!详情查看《大国那些事儿》,搜索微信号:dgnxs001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