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有两个蔡京?两个蔡京有什么相似之处吗?

图片 1

历史上有两个蔡京?两个蔡京有什么相似之处吗?

唐朝的蔡京,是一个诗人,水平高低笔者不敢妄评,不过从史料看,虽没达到李白、杜甫、白居易等那种领军人物的水平,但在诗史上还是留了名的。《全唐诗》收有刘得仁、张顶等人写给他的诗,并收录了他的诗三首,即《责商山四皓》、《假节邕交道由吴溪》和《咏子规》。

子规是杜鹃鸟的别称。古代传说它的前身是蜀国国王,名杜宇,号望帝,后来失国身死,魂魄化为杜鹃,悲啼不绝。这可能是前人因为听得杜鹃鸣声凄苦,臆想出来的故事。本篇咏写子规,就从这个故事下笔,设想杜鹃鸟离开繁华的国土,年复一年地四处飘游。这个悲剧性的经历,正为以下抒写悲慨之情作了铺垫。

图片 1

月斜长吊欲明天。

两个蔡京都学有所成

他山叫处花成血,

由于这首诗沾了曹雪芹《红楼梦》的光,名声大着耶!

举国繁华委逝川,

千年冤魄化为禽,永逐悲风叫远林。愁血滴花春艳死,月明飘浪冷光沉。

【作者:吴融】

历史上有两个蔡京?两个蔡京有什么相似之处吗?跟着历史网小编一起探寻历史上的蔡京历~史~网

旧苑春来草似烟。

北宋的蔡京不少人知道,但知道历史上有两个蔡京的人估摸就凤毛麟角了吧?听笔者聊聊两个蔡京的事,既很有意思且发人深省。

下半篇多方面地描绘子规啼声。雨昏风冷,它藏在绿树丛中苦苦嘶唤;月落影斜,它迎着欲曙的天空凄然长鸣。它就是这样不停地悲啼,不停地倾诉自己内心的伤痛,从晴日至陰雨,从夜晚到黎明。这一声声哀厉而又执着的呼叫,在江边日暮时分传入船上行人耳中,怎不触发人们的旅思乡愁和各种不堪回忆的往事,叫人黯然魂消、伤心欲泣呢?

在此欣赏他的《咏子规》:

子规

子规鸟就是杜鹃鸟,传说是蜀王杜宇死后变的。杜鹃鸟在暮春季节求偶时要起劲鸣唱。作品中诗人赋予了杜鹃鸟鸣唱的新意,成了渴望留住春光、追求美好事物的呼唤。除此而外,作者在诗里寄寓了自己深深的乡愁。

【赏析】

凝成紫塞风前泪,惊破红楼梦里心。肠断楚辞归不得,剑门迢递蜀江深。

羽毛飘荡一年年。

雨暗不离浓绿树,

由于哀啼声切,加上鸟嘴呈现红色,旧时又有杜鹃泣血的传说。诗人借取这个传说发挥想象,把原野上的红花说成杜鹃口中的鲜血染成,增强了形象的感染力。可是,这样悲鸣又能有什么用呢?故国春来,依然是一片草木荣生,青葱绿郁,含烟吐雾,丝毫也不因子规的伤心而减少其生机勃勃。这里借春草作反衬,把它们欣欣自如的神态视为对子规啼叫漠然无情的表现,想象之奇特更胜过前面的泣花成血。这一联中,“他山”(指异乡)与“旧苑”对举,一热一冷,映照鲜明,更突出了杜鹃鸟孤身飘荡、哀告无门的悲惨命运。

从诗篇末尾的“湘江”看,这首诗写在今湖南一带。作者吴融是越州山陰(今浙江绍兴)人,唐昭宗时在朝任职,一度受牵累罢官,流居荆南,本篇大约就写在这个时候,反映了他仕途失意而又远离故乡的痛苦心情。诗歌借咏物托意,通篇扣住杜鹃鸟啼声凄切这一特点,反复渲染,但又不陷于单调、死板地勾形摹状,而能将所咏对象融入多样化的情景与联想中,正写、侧写、虚笔、实笔巧妙地融合使用,达到“状物而得其神”的艺术效果。

愁杀行人归去船。

湘江日暮声凄切,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